曾经的北大高材生变成了疯子?别再用有色眼光看她了

但对于真正关心他们的人(多是精神病患者的家属)来说,想帮,却也同样地无力。

根据一位精神病患者的真实事件改编,镜头语言平实,但波澜不惊下尽是惊悚的暗涌

连陌生人都能感知母亲的疼痛,但他却无法理解亲妈,甚至亲自策划了这场闹剧,并在伤口上撒盐

女富商听完表情有些僵硬,显然,她没想过内特拉姆“不自知、不自控”的恶果。

上周肉叔写过一个社会新闻:23岁精神残疾女孩小辉被人为控制做低俗直播,折腾进ICU。

其实老爷爷儿女双全,但都没孝心。医院一年能探视12次,才区区12次,他却用不完

根据中国残疾人联合会〔1995〕残联组联字第61号文件和《世界卫生组织残疾评定量表Ⅱ》(WHO-DASⅡ)的有关说明:

精神残疾二级患者的适应行为重度障碍,能表达自己的基本需求,在监护下可以从事简单劳动,但需要环境提供广泛的支持。

1996年4月28日,内特拉姆枪杀多人,被称为“澳大利亚塔斯曼尼亚州亚瑟港的枪击事件”。

爸爸对这件事很执念,因为他觉得这既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,又能给内特拉姆一个安身之处。

而内特拉姆唯一的朋友女商人带他去买车, 卖车销售看他傻傻的也开始欺负他:

学校老师来看望她,她非常开心,一见到老师就亲切地拥抱,一直感谢老师的到来。

但可以确定的是,为此把他们一棍子排除在“普通人”之外的那些人,反而一定是软弱的。

精神生病的人,由于疾病本身的特殊性,家庭、医院并不能从彻底解决他们的监护问题,来自社会氛围的宽容,也极度重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